看看这样的军医(2)——解放军第169医院肿瘤科原主任莫放林创造生命奇迹背后的故事(转载)

更新日期:2022年06月13日

       ——创造生命奇迹的解放军第169医院原肿瘤科主任莫芳林背后的故事。春节前一个月的艰难征程 2008年初, 南国被冰雪封存。医院组织专家组成的医疗队突击队下乡, 到村进行检查。被确诊为肺癌晚期的莫方林, 趁着医院领导催促他再去某家医院就医的机会。在严寒和痛苦的双重折磨下, 他“违抗命令”, 随队出征。得知一个偏远的山村与外界失去联系, 莫方林来不及向领队汇报, 便带着几名医护人员日夜徒步, 为30多名患者送药, 先后为200多名村民进行了体检。几天来, 莫方林没有睡好, 一顿热饭也没吃, 除了严寒之外, 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 只好用输液来缓解疼痛。
       一天晚上, 莫方林输液后准备离开山村时, 一位村民找到了他。有一名重病患者因交通阻塞无法转院。他想向医疗队寻求帮助。此时, 在远征中度过了一个多月的医疗队队员身心俱疲。可不等队员们反应过来, 莫方林就拔出了手中的针, 带领队伍连夜走了十多公里, 成功救出病人, 但他累得说不出话来。莫方林的病最需要休息了。作为一名肿瘤科医生, 他也知道, 好好休息一天, 是可以多活几天的。但在这艰难的一个月的旅途中, 他从未有过一天的懈怠。远高于医德的习惯 癌症患者心理压力大, 情绪波动异常普遍。有时患者心情不好。抱怨, 抱怨, 无端指责, 莫方林一天可以见面好几次, 但每次都是微笑, 点头, 道歉, 感谢。当他得知很多患者因无法随时与专家会面、无法及时听到医生的治疗介绍而焦虑恐惧时, 他决定建立患者呼救应急机制。 “这样一个机制的实施, 会增加医护人员的工作量, 当时有同事对这个机制很抵触, 总觉得人的愿望永远无法完全满足。信任被辜负了?!在“病人紧急求助电话列表”上, 他在第一栏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和家庭电话, 毫无疑问, 他成为了接到科里求助电话最多的人。 , 他非常需要休息, 部门同事想把他的名字从求助单上移回来, 以减少工作量, 莫方林不同意, 几次求助让他安心,

已经成为“不可改变”的习惯”对他来说。即使病情恶化, 疼痛难忍, 他仍然保持着和以前一样的习惯:睡前把椅子放在床上, 头上, 衣服上, 皮鞋下, 电话在枕头上,

手机24小时开机, 铃声开到最大, 以便尽快帮助到病人。每次看到这里, 莫方琳的妻子秦春莲都心疼。还有佩服:他心里只有病人, 根本不把自己当成危重病人。 2008 年 7 月某天深夜, 患直肠癌的张奶奶突然出现呼吸急促, 生命体征下降。急急忙忙的家人都想给莫方林打电话。没想到, 莫芳琳立刻赶到了她家。经过连续3个多小时的抢救,

老人转身。错过生日晚宴 莫方林是个工作狂。作为一个家庭经济还算不错的年轻人, 似乎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 “生活”能力很差。会不会“活”, 家人更清楚。妻子谭春莲说, 其实他懂生活, 爱家人。得知自己得了癌症, 莫方林还是很浪漫的。闲暇时, 他会拉着妻子听古典音乐;有时候在外面工作累了, 他就喜欢给她发“爱情短信”……, 这对双胞胎儿子正在庆祝他们的17岁生日。谭春莲知道, 这辈子, 莫方林给儿子过生日的机会, 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谭春莲非常重视这个生日, 特地请了几位亲朋好友过来举办小型家庭聚餐。当晚, 莫方林脱下白大褂, 准备回家。突然, 一个病人的家属请他来会诊。莫方林一言不发的来到病人身边, 一直陪着医护人员到深夜。两个懂事的儿子, 和往年一样, 每次只在生日蛋糕上点两支蜡烛, 生怕点燃一次, 蜡烛就用完了, 不等父亲回来。然而, 尽管如此, 直到十七根蜡烛放出最后一盏灯, 还是没有爸爸的踪影!亲朋好友走了, 三双眼泪无言以对。看着莫方林拖着疲惫的身躯进屋, 一家人都哽咽了。《生日快乐歌》响起……在上一次医疗事故鉴定会上, 莫方林每天的工作日程从来没有过8小时。即便是在重病的日子里, 他也经常在忙碌的时候忘记休息。
       有人劝道:“大家都是这样, 该好好休息了, 拼图是什么?!”对此, 他总是淡淡一笑:“人生有长有短, 作为一名医生,

多救一个人, 并不代表你就多一个生命。”今年2月20日, 连呼吸都无法正常呼吸的莫芳林行走时, 作为省抗癌协会常任理事, 接受了当地医疗事故鉴定工作的预约。当时, 由于大量胸腔积液, 他刚刚接受了胸管引流, 身体非常虚弱。虽然被部门同志解释, 参会人员充分理解, 但就在大家都认为他不能参加鉴定会的时候, 他却得到了响亮的回答——“解放军千万不能失去对群众的信任。 "鉴定会当天, 莫方林将引流袋夹在腋下, 如期出现在了会议上。在3个多小时的鉴定会上, 尽管反复出现呼吸困难, 但莫芳林还是忍着病痛, 坚持深呼吸克服症状, 多次讲话, 圆满完成了工作。然而, 他在参加鉴定会议后所承受的痛苦的戏份, 更让人泪目——据随行的医护人员介绍, 在会议结束后回家的路上, 他过去只需要爬5分钟的楼梯, 而他只是在帮助下走开了。半个多小时!这是莫方临生前最后一次长途旅行。从此, 他再也没有力气走出病房。还在病床上查看病历, 莫芳林无法走出病房,

他不能下床走路,

也不能像往常一样接诊病人, 但他每天都以另一种方式与病人“见面”:每天他都提醒科室的医生发送结果查房和病历到他的床边, 递给他仔细阅读, 一行一行。
       莫方林的病越来越重, 有时候在床上稍微动一动身体就会承受很大的痛苦。由于坐着可以更好地查看病历, 医务人员只能将枕头放在床头板靠墙处, 他可以坚持一会儿;随着病情的加重, 他身后的枕头越来越厚, 越来越多, 后来换上了厚厚的被子……为什么这么绝望?科室的同事可以理解, 因为莫方林经常告诫他们:每一份病历都是病人交给军队医院进行医疗技术和医德的试卷。 2009年2月26日, 莫芳林的病情再次恶化, 医院决定进行气管切开术。这意味着, 不能说话也不能坐直的莫方林, 已经到了工作的最后一刻。
       下午三点多, 被推上手术台前, 他还抓着一张新的未完成的病历!重病的莫芳林

Copyright © 2008-2016 国电置业有限公司 guodianzhiyeyouxiangongsi (onweddingpond.com) ,All Rights Reserved